事与业

Categories 流水账

东岸的冬天还在使劲证明自己的存在,人们的心里已是春天,春天就不会遥远了吧。

每次在往返纽约波士顿的巴士上都思绪活跃,窗外的树线在不变地变化着,我特别喜欢眼睛跟着他们,可以看很久。新工作做了三周了,并没有太多可说。今天跟李昕说了公司的一些人事上很让我头疼的事,就此讨论开来。为什么人喜欢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处理别人身上,对我来说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收集了我生命中我最爱也愿意参与我生命的人做我的人,其余的人我并不愿意发生太多关系。我仍旧不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感到抱歉和遗憾,只是当我在这样的社会里生存,实在非常难不被那样的人伤害到。

最近对自己事业,或者更准确说是the lack of one的焦虑有些overwhelm,感觉其实一直在奋力保住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知道有多确定的工作。8年在设计学校,以及多多少少的一些工作经验,我仍然每一天都更坚定自己对艺术,对设计,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和追求,而问题在于,这个最标准的离开学校进入的工作在多大程度满足我这份追求呢。景观也好,建筑也好,是一份非常严肃的工作,i miss the fun part so much。我也从未是个守规矩的人,每次做设计最愉悦的就是想各种possibility,有多久没有体会过了。现在的工作,每天实现或try so hard去实现别人对设计对一个问题的vision, which is ok,但我真的不知道能忍受多久。尤其这个过程还不间断伴随着不断质疑自己到底是是否good enough的情绪,时常觉得这样的感受在自己眼皮底下一步一步地杀死我。每次看到电影里面那种飞过一片大地或者云层的镜头就很激动地想哭,人的想象力是多么博大,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做这样的工作,之前吃多少苦也都值得。

I want to have my show. I want to have my own line, my own label. I want my studio, doing things I love. I want my name on newspapers, on tv, on big screens. I want my fucking name written after “a film by”. I WILL BE SO FUCKING HAPPY.

the unknown

Categories 流水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描述对我来说成为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一直觉得这是一个表达的问题,怎么说呢,什么逻辑呢,说给谁听呢,目的是什么呢。最常经历的就是一团情绪堵在心头想说想写,结果叙述的困难似乎triump了说不出的难过,于是就作罢了。记得高中文理分科那会儿爸爸建议选理科,原因是我“逻辑不好不适合选文科”。即便大部分人似乎是相反的情况,理科太差所以选文科。爸爸开始在新闻这个关于叙事/逻辑/条理,开口就要5W的行业混迹比我出生还早,他一直认定我是个逻辑混乱的人,脑子打开估计是一团乱麻的。显然从小学一年级下半学期写到小学毕业虽然因为自己不情愿以及妈妈拔秧意图过于明显但好歹也坚持了5年半的日记并没有起到爸爸期许的作用。

为什么说这个呢,因为还有另一个原因。

最近决定开始局部直面自己的致命伤们,从执行力开始。记得曾经有过的种种让自己激动热血沸腾的小想法小愿景,以及总是叹息自己这么大了也没明白那个模模糊糊的我该做的事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不把他们从点滴开始记录下来,执行出来,以任何形式呢?于是开始听一些series,关注一些人一些领域,看看别人都在干什么。还是挺讶异的。有好多看似普通的人们在做非常impressive的事情,让我非常羡慕,也更加一层恐慌。为什么别人在同样的年纪同样的地方已经到了this place in life where you know what you want and you are best at it in the field。知道自己想适合做什么,并且热爱这件事,该是多幸福的事情,这才该是一个正确有意义的人生。然后回到前面说的描述的问题,因为自己到现在也无法描述这个事情,因为这个事情,这个idea,依旧非常非常模糊。希望自己能够找到这个事情。否则永远无法快乐吧。

新一天

Categories Life and thoughts

数字变成2015了,白屏黑字的才感受到wow this is happening fast。

去年应该算是”里程碑”级别的事情最多的一年了,好歹终于在从小学开始的20年之后脱掉了学生的帽子,however long it will be。当我踌躇满志写到这儿突然手指动作顿住开始瞪着屏幕大脑堵塞时才惊醒到社交网站的一大存在意义,因为在无论是人脑还是手机电脑之类任何memory有可能被清零的设备前它总是能够客观可靠一是一二是二地fill you up with what you might left behind,顺带着看看自己还嫩点时候的文字和脸,然后感叹这些事的significant程度怎么就slip my mind了呢,真是老了老了。自行脑补摇头叹气的镜头。(开小差去翻出了自己之前大学时写的博客,发现自己真是金鱼啊,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只有在开小差这件事情上还是如此在行。)

三月第一次去了法国,除了祖国母亲和美国之外踏上的第三个国家,在这个没去过约旦都不好意思说自己travel过的时代跟身边人比比还真的significantly不impressive。然后找工作加final就把进度条拖到了毕业。被焦躁不安惶恐又要假装镇定的情绪填满的一段时间,跌跌撞撞到了毕业,依旧jobless and boyfriendless。然后生日的前个周末父母大人驾到,他们的行程居然出奇顺利。记得在纽瓦克机场见到了他们,双方的反应都是如此under-whelming, 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招了半天手了才看到我,我早看到你们了。心里想good, good, good,第一关get。然后爸爸在外面抽了一支烟,然后就躺在宾馆床上拿到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job offer。其实我一直是非常非常任性的人,做什么事情都非要把后路都拆光弄到自己无路可走情绪混乱要指天跪地神明保佑才on to the next one。而直到现在我还是莫名骄傲地这样想,If you have to settle, then what’s the point? 那天在床上跟爸妈从头到尾发泄了一通像是要把几个月的心理过程都倒一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再然后就是相对轻松愉悦的trip,伺候好两位,提前回了波士顿,拉着一箱行李搬到了纽约。那天下着雨,心里想的是,我终于离开了波士顿,this is good。

接下来就是被工作和关于工作的心理过程填满的几个月,这新的一年也将会是。似乎这也是我better yet任何成年人会经历的了。撇去一切挣扎不安which占据了大概90%的部分,还有那么一丝心里安慰,自己也算是在正常的人生道路上往前走了一步。这个“前”有多远也是极大的未知。

其实我并不一直是这样一个混混沌沌的人。现在的我好像特别不清醒,对待事情的态度就是拖拖拖,不清不楚的。请赶快醒过来,从新的每一天开始,好好做事做人。

也希望每天醒来身边都是你。

0713

Categories 流水账

搬到纽约一个月了。正式搬来之后对纽约的感觉是expectedly different。之前纽约刺激神经的点还在,只是you know it’ll always be there. 日子90%是关于工作,之所以不用生活而用日子是因为并没有生活。好像从小开始无论多重大的考试都不会做梦梦到,从工作开始特别是上一两周已经持续梦到工作,被表扬被批评,工作签证。其实并不表示我daytime的时候有多worry about it吧,如果是的话那我从小早就会被这样的梦梦死。

0709

Categories 流水账

今天在办公室工作好像没有那么累,现在坐在地铁上感觉连挪屁股的力气都没有。今天感觉错误没有前天昨天那么多,每次去要任务只想说千万不要放弃我呀, have faith in me and I’ll show you what I can do. 只是感觉好像也没有被assign什么重要任务,让他们失望太多吧。megan的确实很厉害,李中伟也这么说。